天氣朗潤,風輕雲淡,我獨立在高樓之巔。

眺望遠處大地蒼涼,幻想它曾經的樹木茂密,草盛花鮮。一如人的心,哪怕再熱烈,到頭也會慢慢歸於荒蕪,抵不住時光滄桑。

俯瞰地上細小如塵的人來人往車水馬龍,抬起頭看到天空變得似乎近在咫尺,一種放空的感覺油然而生,但我終究沒伸手去觸碰。

伸出手就以為能摸到天,那不過是孩子的想法。

風在吹,雲在動,慢慢的爬向瞭另一片天空,就像剛學會爬的孩子,不得片刻安閑。

我沿著臺階慢慢地向下走,並不在意這過程如果乘電梯隻需片刻。噠噠的腳步聲使得靜謐的樓道裡清晰的聽到時間的流過。

曾幾何時,我也如此悠然索然地沿著樓梯爬上爬下,無謂無味的時光。

那時候即便在黑燈瞎火的大半夜走路,狂風暴雨也不害怕,頭也不回地一路向前,簡單而又勇敢。

那時候不願看破人心,不願拆穿謊言,不願違背不被看好的條框。純真的年代,充傻竟也是那樣快樂的。

那個時候的我,或許從未想過,幾年以後的自己會在歲月的打磨下,變成另一個人,讓自己都陌生的人。

從前呼後擁的青春年少漸變成獨來獨往的蒼茫孤影。不是意外的,也是意外的。

隻是乏瞭。

距離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,遠與近總讓人不甚明瞭。

走樓梯的時候轉彎處那一小段平地算不算是臺階呢?就像是人與人之間似識非識的關系,算不算相交?

重新踏在地面,再次仰望天空,它不復那般觸手可及,但是拉開一段距離以後,便可產生朦朧生疏的美。

我攤開掌心又用力的握緊,再攤開。指甲在手掌魚際處留下淺淺的痕跡,而後漸漸恢復原樣。

“哎,不好意思!”

“沒關系。”

走出大樓不遠處,我和一個陌生人擦肩相撞,然後又快速分開各自離去。

生活中,有些人的相遇就像是熒屏兩道光的交錯,憑空而短暫,真實而不可思議。

一條路,緩步前行,諸多瑣碎的記憶紛至沓來,於腦海中綻放一朵朵煙花,原來消磨時光也是一種美麗。

我年少時候做過很多夢,擁有過不少凌雲壯志,但幾乎都沒實現,未曾瞭解過現實的夢想,從來都是又夢又想,或夢或想,我從不認為那些天方夜譚般夢會有成真的一天。

誠然,許多不可思議般的夢想真切地發生在這世界上。或許每個人都可以隨口說出若幹事例,但我還是認為那不是該人人都有的。

我的直覺準,也不準。

記憶裡有些人的痕跡歷久彌新。如回憶裡的一卷書畫,翻開那一篇就會清晰看見。

那年,青春正好。我遇見瞭一個女孩,善良,溫雅,又美麗。

那是個當時大我兩歲的女孩。或許她的思想思維已與我不同,她的溫雅善良不假,現實偏頗也不假。

後來,沒有後來瞭吧。

繁華如夢,夢已無痕。塵緣路上相遇總是剎那,相離也是一念之間,無法挽留的是時光,無法回頭的是情感。

這是我漸漸體會出來的。從她那裡。也使得我從今後再想起這個道理,隻會再想起她,以及那時的我。

無論我們將日子過得如何小心翼翼,都不可能徹底的讓過往思緒清寧。

每當我再回到那片風景裡,卻是不能確定是否與記憶一樣。

我並非來尋她,也不是尋找往日的回憶。我隻是來尋找我自己。

可惜的是,那一片風景再無法讓我有當初的舒適喜愛感。

年少輕狂,肆意奔放。我曾在風景裡某處睜開眼睛,打開情緒的門,歡暢大笑,酣暢大哭,酩酊大醉。

然而如今重又回到某處,再不復輕狂,再不復豪情,再不復——青春。

每個人在人生的渡口,一路或急或緩的走下去,深味生命歷程的滋味。在漸行漸遠的時光裡,在奔流激蕩的年華裡,模糊而清醒的活著,看自己的心被歲月慢慢掏空。

這就是時間賦予我的。

我想,也許是的。

記得有人說過:你曾失去多少,時間就會還給你多少。

我曾失去與否,已無法回頭。而我知道,我如今正在失去。時間是否會在以後還給我,我不知道。

隻是,從時間所帶給我的來看:

也許體會到千帆過盡的落寞,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成長。



何以寒嬋泣
毛澤東功過辯論
童年鄉村夜晚的記憶


【Sphero】BB-8機器人+紙本《國家地理》雜誌1年,合購只要5880元2012火山浩劫 Super Eruption【德國Alfi】ISOBottleII第二代頂級兒童保溫瓶(海盜)500ml
相棒系列:鑑識米澤守事件簿 Partners: CSI Files【親親】火車學步車(紅)【親親】賽車學步車(黃)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fj6f3u7u5的部落格

fj6f3u7u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